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相府嫡女太妖娆 > 正文 完结

正文 完结

作品:相府嫡女太妖娆 作者:紫罂粟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追不上,只在后面紧紧跟着。突然,前方人马一停,后面众人也急忙停下。只见皇帝握弓在手,箭筒中抽出箭来,弓弦一响,那箭矢流星一般扑向草丛?#23567;?#20869;侍忙下马往草丛跑去,雕翎金箭深深插在一只火红色狐狸的身上。箭正巧射中要害,狐狸眼看是没气了。

    众人跪下高呼“陛下英武”,秦辰却并没有什么欣喜高兴之色。看着内侍奉上的狐狸,心中不由又想起紫宸宫中的璃落,自己这几日未去,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念自己,那次偶然在御花园望见她,竟是清减了许多,身上衣衫也单薄,现今又是深秋,她身子本来不好,若不用心养着,怕又要伤了元气。

    “去将这红狐的皮毛剥下整治好了,送到紫宸宫,吩咐她们给宸妃在披风上镶了边,别往尚衣局去了。”秦辰简单的对陈安吩咐了,便打马继续飞奔。其余内侍急忙跟上,陈安心中暗叹,陛下无论如何疏离宸妃,心里却依旧是放不下。真是想不到素来冷情的帝皇竟也有今日这般小儿女情思。躬身行了礼,陈安自捧了那红狐,命人收拾干净,将毛皮完完整整的剥下,骑了马便立刻往皇宫中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天已经暗了下来,四周也静?#23376;?#38745;的可怕,官道上一人一骑正快速的奔驰着,紧紧的握住怀中的玉笛,小邓子脑海中闪过的是翠微宫殿前,娘娘将玉笛交给他时的眼神,那是信任和诚恳,娘娘将性命交在他的手上,他就算是?#27492;?#20063;要见到皇上。

    突然,身下的马儿传来一阵?#24187;?#22768;,小邓子一惊,却已?#24576;?#30171;的马儿从背上甩了下来,正当小邓?#28216;?#30528;摔痛的胸口?#24613;?#29228;起来的时候,不知?#26469;雍未?#31388;出四个身着黑衣拿着大刀的壮?#28023;?#20919;冷的望着小邓子,手?#20889;?#20992;在月光的照耀下,发出冷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?#26412;?#24807;着往后退了两步,小邓子颤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送你去见阎王的引路人。”为首的黑衣人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小邓子心知不好,将怀中的玉笛往里揣了揣,望了眼?#25918;?#30340;树林和前方的大道,小邓?#21448;?#36947;仅凭他自己是决计逃不?#35828;模?#20026;今之计,只希望上天垂怜,哪怕出来个人救?#20154;?#20063;好,这样想着,他转身沿着大道跑了起来,只有沿着大道跑才有可能会有人?#20154;?#21487;是他没有武功,哪是那些练家子的对手,转眼之间便被那些人追了?#20384;礎?br />
    眼看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向自己砍了过来,小邓子颤抖着身子闭上了眼睛,只是想象中的剧痛并没?#20889;?#26469;,猛地睁开眼睛,小邓子见到前方一人早已同那四个黑衣人缠斗在了一起。凝目一看,那身穿褐色衣服的不是皇上身边的总管太监陈安陈公公还是谁。

    小邓子心下大喜,想不到自己真的会有贵人相助,娘娘命不该绝,眼看着陈安已经快速解决了两个黑衣人,其余的两个见大势已去,遂扔下一团黑雾,也消失了踪影。

    第037章 给朕住手

    “陈总管”小邓子快步奔了上去,猛地跪倒在陈安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你不是宸妃娘娘身边的小邓子吗,怎么会在这里?”一手扶住小邓子,陈安凝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求求陈总管带奴才去见陛下,晚了,就救不了娘娘了。”小邓子说着从怀里将那藏着的玉笛拿了出来,莹润的光泽在月光的照耀下皎洁的仿若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看着小邓子手中的玉笛,陈安想起那日在紫宸宫中见到璃落吹笛时的情景,不禁心下一紧,也未细问,一把拉起地上的小邓子,将他拽?#19979;?#32972;,策马朝着上林苑奔去。

    永福宫的殿门外,太后端坐在殿门前,身后站着向?#27492;?#20505;在侧的静云和魏如海,身侧摆了张椅子,坐着一脸得意之色的宫璃茉,各宫的妃子有过来观看的,也有闭门不出的,泼辣胆大的,在观看的时候出言讽刺,尖酸刻薄;文静一点的,只在背后议论。趴在长凳上的璃落一边在心中感叹着,面上却是安之若素,只当没有听到,只是心里千回百转。

    紧紧地咬着牙,承受着身上一下接着一下的重击,已经十廷杖了,听着耳畔传来浣纱的哭喊声,感受着身上的儒裙黏在身体上的潮sh,她知道自己现在一定是鲜血满身,样子可怖惊悚到极致,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,只是有一丝?#20889;?#30340;意识告诉她,她绝不能死。

    板子继续打在身上,她的口中开始有鲜血漫出,只是她倔强的咬着牙宁死也不肯出声,周遭安静的出奇,只能听见廷?#21364;?#22312;皮肉上皮肉裂开的声音,诡异而可怖。

    甜?#21364;?#21693;喉涌出,神识开始模糊,璃落知道自己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,去搬救兵的小邓子这么久都没有回来,不是叛变了,恐怕就是?#35328;?#19981;测,望了眼宫璃茉成竹在胸的模样,一抹苦涩的笑意爬上唇瓣,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得以重生,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,就这样?#24187;?#19981;白的被诬陷而死,看来自己还是软弱了,只想着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却没想到你不害人,自会有人来害你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神思涣散间,璃落感觉到有人扑在自己的身上,原本打在自己身上的廷杖霎时便打在了她的身上,艰难的转头,望了眼浣纱清秀的容颜,璃落想扯出抹笑意安慰她,却发现已是不能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他们……会……打死……你的……”强忍着疼痛开口,璃落艰难的发现自己竟再也说不了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,娘娘,奴婢答应过陛下一定要照顾好你的。”紧紧的搂着璃落,浣纱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那贱婢给我拉开。”前方殿前传来宫璃茉狐假虎威的喊声。

    闻得宫璃茉的声音,早?#24515;?#30417;?#20384;?#20225;图将浣纱拖下来,只是浣纱抓得紧,那些内监硬是掰不开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回娘娘的话,奴才们拉不开。”?#24187;?#22826;监跪在地上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一?#22909;?#29992;的东西,太后您看?”?#24352;?#30340;瞪着低下的内监们,宫璃茉转身对着太后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宫女誓死护主,就一块杖毙了吧。”太后的话音堪堪落下,?#32043;?#30340;内监们就已经抡起廷杖再?#26410;?#20102;下来。

    璃落心里大疼,想翻身把她搂过,哪知浣纱拼了死力,竟是丝毫不放。而她因为重伤在身,也没有多余的力气和她纠缠。

    “娘娘,您不要动,您听浣纱说,皇上很快?#31361;?#22238;来,只要皇上回来,您还没死,陛下就一定救得了您。您先让浣?#21050;?#24744;挡一会,你一定可以撑得住的。”浣纱不比璃落,练过武功,如今只挨了这几廷杖,口中便开始有鲜血溢出,说话的声音也不如先前稳?#34180;?br />
    眼角开始有泪水漫出,璃落心中悲痛,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这样流过泪了?

    她做这些竟只是为了延缓自己的死亡,她在用她自己的生命来替她赢?#27809;?#21629;的机会,浣纱……

    她,北国七公主,耶律洛然,从出生到死去,曾有十年都只是个杀手,人世的温暖,天?#23383;?#20048;,执子之手,她几乎没有历经过,活到十六岁被心爱之人所伤,坠下悬崖,她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样待过。

    所有的倔强一下崩溃,她嘶声哭道:“求求你们,放过她,她什么都不知道。我认了,什么都?#24076;?#25918;了她”

    满耳却只是那些宫装丽人蔑然轻屑的笑声。为了一个?#33125;说?#23456;爱,至于吗?

    搂抱在身上的手渐渐松开,浣纱已经闭上眼睛,眼看已是出气多,进气少。璃落大恸,趁这时把她瘦小的身子板过,藏在自己的身下。

    棍子落到身上,?#27900;?#30340;响,那痛楚再次沁入心脾,再也抑制不住的一张口,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。璃落甚至有?#33267;?#39746;离开身体的错觉,她,要死了是吗?

    隐隐约约,有脚步声匆忙而近。

    有一缕声音急急飘入耳畔。

    “都给朕住手!”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璃落都记得这道救命时的声音。

    清清淡淡,温文尔雅,却又像一眼深水,看得清澈?#32622;鰨?#21364;永远无法摸透。

    他,回来了,是吗?他终于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身体被人紧紧的抱住,抱住她身体的双臂竟有丝颤抖,完全不似他一贯的沉稳,他一向寡淡的嗓音也带上了丝丝紧张和害怕,他轻声的喊着她的名字,?#36335;?#24597;把她惊醒一般,他说。

    “洛洛,不要怕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辰……”迷茫的睁开眼睛,璃落?#31168;?#30475;见那抹明黄的身影和夕颜花海中白衣蹁跶的身影奇迹般的重?#24076;?#22068;唇一张一合竟唤出了皇帝的昵称。闻得此声,抱着她的手臂明?#36234;?#20102;一下。

    周遭一片震惊,唏嘘之声不绝于耳,不过是称呼心上那个?#35828;拿?#35763;,仅此而已,怎的却震惊了这许多人,璃落想笑却?#31449;?#27809;有笑出来,原本紧紧抓住秦辰衣角的小手,此时?#19995;?#20063;支撑不住,缓缓的垂下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刻,她?#36335;?#21548;到紧紧抱着她的男子,急切的喊声,“传御医,快,给朕传御医。”随后她头一歪,便不省人事了。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