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奥汀的祝福 > 正文 完结

正文 完结

作品:奥汀的祝福 作者:天籁纸鸢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舍不得?#27492;?#26377;一点点难过。如果有一天他将离开人世,我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他。当然,这种事永远都不可能发生。他可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奥汀,我要永远陪在你的身边。

    放下笔以后,突然窗外灼?#21487;?#30005;劈过,一道雷鸣轰然响起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震,从沙发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阴霾的天空似乎?#35328;?#37247;了许久,现在淅淅沥沥的大雨泼下,没有丝毫节奏,急促而凶猛,如恶狼般淹没了整个王都。从沙发上翻身起来,发呆很久才?#20174;?#36807;来刚才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?#25105;?#28982;很朦胧。但却是在梦中与那个人对话时间最长的一次。

    在梦中,我叫他……奥汀?

    突然觉得思绪一片混乱,再看看时间,竟已是早上六点过。还要去和希亚道别。这个时间商店的门都没有开,只好拿自己戴了很多年的一条手?#27492;?#36807;去。

    打着伞朝着海尼尔皇宫赶去,刚好在门口看到了正在调整部队和坐骑的霍德,于是问他索尔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索尔?今天早上西芙来找他,他激动得不行,一大早就带着她回阿斯加德了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说:“西芙……已经走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垂头看看自己精心包装好的手链,我点?#35828;?#22836;,道谢过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没力气在空中?#20982;擼?#21040;了皇宫下方顺着街道慢慢往回走。没走几步路,狂风?#20982;?#26292;雨就吹跑了手中的伞。刹那间,整个人从头到脚全部sh透。

    伞在路边打了几个滚,?#36824;?#24471;很远。我追着它跑了很长一段路,但都没有追到,只好放弃,狼狈地擦去眼中的雨水,站在街边的屋檐下,抱着胳膊等雨小一点再走。

    天还没亮,这条街又比较窄,所以雾蒙蒙的,十分萧条。天气很冷,双手和嘴唇很快失去知觉,而且雨是斜着下的,站在屋檐下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牙关不住打颤,正?#24613;?#20882;雨前进,突然有东西挡在我的头顶。抬头看见一把伞。

    回头,站在身后的人竟是修因。

    需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有一张无比清晰却苍老的面容,但黑眸的深邃与迷人,与梦中那个模糊却年轻的男子一模一样,?#36335;?#19981;曾改变。

    奥汀,我要永远陪在你的身边。

    ——梦中的自己在这么认真地说着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朝他笑笑:“陛下今天就要走了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嗯。我在皇宫上面看到你的伞被雨冲跑,所以下来了。”他态度很温和,但比梦中冷漠了很多,是对陌生人说话的态度,“走,我送你回?#25671;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?#20254;!?br />
    让人无法拒绝的态度。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往回家的路上走。

    朦朦的天空中,翼龙和天鹿少了很多,却依然有金侬加巨鲸缓缓飞行,上面罩了巨大的防雨魔法护壁。在这样的雨天里飞行,反倒像是在海洋中遨游。

    修因的伞很大,我的身上也没地方是干的,但他还是坚持往我这边靠,一边的肩膀已经sh透。我想说什么,但?#30475;我?#25260;头看到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侧脸,话都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穿过两条街。

    街上的行人稀少,但每个路过我们的都要回头看一眼。

    “陛下,到巨鲸点停下就可以了,?#39029;?#40120;回去。”我指了指前面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没有?#35828;?#24040;鲸。我们在十字路口的棚下?#21364;?#38632;点打在棚上,?#32440;?#20102;一地水花。

    五?#31181;?#36807;去,一条巨鲸徐徐下降,我往前走两步,修因却走?#20384;窗?#20254;拿给我。书包网 bookbao8. 想看书来书包网

    众神之王(4)

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上去就不会被雨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瞬间移动。”他坚持。

    只好勉强收下。他刚一转身,我终于忍不住唤道:“陛下,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他又走回伞下:“什么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大片阴影笼罩住我们上空,很快,巨鲸已经在站点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奥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他的眼中有一丝惊讶转瞬而过,但很快淡淡笑了:“这与依娜小姐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,我失礼了。”我有些尴尬,低下头,“谢谢,我回去了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朝巨鲸走去。

    四周的地面上,都是大团大团溅开的水花。倾泻的?#36335;?#19981;是雨,而是瓢泼的水。

    刚走到巨鲸前面,已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瞬间身体僵硬,不知如何做出?#20174;Α?#20294;更不敢动,只好任握着雨伞的?#31181;?#28176;渐冰凉: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太狠心。”他的声音低低的,不曾改变,与雨水连成一片,却平添一份沧桑与悲愁。

    雨声神秘而又忧郁,绵绵不尽,像是无数根的丝线缠绕着心田,交织着,鞭笞着,再?#27493;?#19981;开剪不?#31232;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依然用力地抱着我,身体像是要碎裂一般疼痛。

    “陛下,巨鲸就要走了,请放手。”

    还是没有?#20174;Α?#25105;一咬牙,用力甩脱他的手。但刚一从他的怀中挣脱,他却将我扭过去。

    两片微冷的唇已经落在我的唇上。

    雨点零零碎碎地落在身上,雨声犹如钢琴的旋?#26705;?#21254;促却婉转。手中的伞又一次从手中脱落,滚在街道一旁。

    巨鲸身躯庞大,却轻盈地脱离?#35828;?#38754;,又一次徐徐地升起,?#19978;?#39640;空。

    我用力?#21453;?#20182;的胸口,但力量全然不及他,嘴唇摩擦了一阵子,他便捏着我的脸颊,不留给任何反抗余地地,霸道地深吻。

    非常痛苦地挣扎着,时间却?#36335;?#24050;经静止了。只有雨水还在凌乱地落下,顺着脸庞滑下,像是眼泪。到后来,连雨水也随着静止。

    万丈光芒迅速扩散至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灰色的天空被金光渲?#23613;?#20809;芒太过刺眼,我不由得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渐渐的,胡子磨蹭着脸颊的感觉消失了,紧贴的身体也变得坚硬强壮。在一个绵长?#20219;?#30340;空?#37117;洌?#32456;于有机会挣脱,我挡住他的唇,然后使尽全力推开他。

    用力过猛,踉跄跌了几步,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无法说话:天地万物包括建筑、街道、路标、云朵……都染上了一层金光,然后所有活动的东西都静止了,包括雨水,就这样生生地悬停在空气?#23567;?br />
    而站在我面前的人,早已不是修因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,我闭着眼睛?#20301;文?#34955;,再睁开眼。但一切还是没有改变,站在眼前的,依旧是那个披着修因雪白大氅的,英俊高大的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我见过了太多次,前一次他是出现在凌晨的睡梦?#23567;?br />
    可是没?#24515;?#19968;?#25991;?#20687;现在这样,如此清楚地看清他的面?#31069;?#20182;的轮廓。比梦中更清晰,更英挺,可是眼神却和梦中的温暖柔软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是……修因陛下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是我。”他的声音除了年轻了许多,没有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都静止了?#20426;?#25105;看看周围,再看?#27492;?#20320;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#20426;?br />
    修因还没说话,一个冰冷的声音已从他身后传来:

    “因为众神之王觉醒了呀。”

    依然穿着订婚礼服的洛基站在巷尾。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