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山有离忧他有他 > 正文 完结

正文 完结

作品:山有离忧他有他 作者:良人师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自己!”

    这几个月以来,他从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骂骂咧咧的离开,不久,门再一次打开,蜂拥而入楼里的丫头奴才,解了他身上的锁链,将他驾着,离开黑室。

    一出室外,阳光瞬间宣泄在身上各个角落,那时,他唯一的?#20889;?#26159;,疼痛。

    此后,原本来□□他的人换了一拨,改为教导他譬如琴棋书画之类的各种文艺知识,他很认真地学习,原本灰败的脸色渐渐得到好转,但仍然不能与人过分亲近。他成为楼里唯一一个卖艺不卖身的小倌。

    来小倌楼的都知道,这个艺妓只能看不能摸,久而久之,人们形成共识,不再对他做出亲近行动,仅仅是私下讨论漫想。就算那些人心中的他多么?#35828;?#19981;堪,对他来说,都不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害。

    他很久没有再发病,但他知道,这个病将一直存在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他遇到她。

    那时他正弹完一首曲子,照例陪一个客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些人,虽是不能摸,但嘴上便宜仍是要讨的。

    他抱着琴,柔声软语低低应和:“听说大人府上金贵的花种开遍庭院,堪为奇观。”

    那?#35828;?#24847;大笑,正要说话。

    屏风后蓦地走进来一个玫红衣衫的女子,腰间衣带衬得纤腰盈盈,长发乌黑,编成辫子垂在胸前,眉?#24656;?#27491;,不胜刚强。他?#28216;?#35265;过这样的人,将风情与强韧糅合得如此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她上上下下近乎挑剔的目光将他打量了个遍,方道:“讲个故事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他的客?#35828;?#21363;不爽:“这人现在是我的!”

    她的声线带着行走江湖多年而形成的某中嚣张的压迫,她说:“这个人,将永远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清这个局势,发出一声好听的笑声,他的客人痴痴的闭上嘴,他说:“那月融,便讲个话本子上看来的俗事,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?#35828;?#30446;的并不在故事上,甚至并不在他身上,她听的是他的声音。他的故事讲到一半,她突然让他用真正属于他自己的男?#35828;?#22768;音说话,他当时愣住,长久的愣住,这样多年,生存在这栋扭曲肮脏的楼里,每个人在意的,都是他那张脸,为了配合他这张脸孔,?#20064;?#35831;人教他如何吐音,如何发声,最能诱惑人。到是没有人,在意过他本身的声音。

    待他回过神来,她?#20011;?#25289;着他,站在大?#20064;?#38754;前,她的声音铿锵有力:“这些钱,够不够。”

    堆满一桌子的金叶子,他不知道她这样年纪轻轻,是如何有这样多的钱,最重要的是,把这些钱,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他按住她将钱推向大?#20064;?#30340;手,声音发颤,“你想清楚了吗?不,你这样年轻,肯定是冲动。你再想想,再想想,要不要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她拂开他的手掌,漆黑的瞳孔闪过一丝冷笑:“有什么好值得冲动的,你的脸还不至于我付出这样大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她要的是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后来他才知道,她这?#26159;?#21407;本是她死去的父亲留给她的嫁妆,很丰厚的一大笔,她却眼也不眨用来赎他。不,或许她眨了眼的,只是他没仔细注意,毕竟,她很在意钱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带他走出那栋寄存了他这一生最黑暗绝望的楼。走到楼外的那段路程,就像是投奔到光之彼岸。

    他的想象机能逐渐?#27492;眨?#32780;他的世界,也从只有一栋楼,扩大?#35282;?#23665;万宇,以及永恒的,玫红衣衫的女子。

    到楼外的生活却并不太理想,君?#32942;?#23064;的钱所剩无几,不仅要发展事业,还要养他这个大拖?#25512;俊?#20182;?#27492;?#26368;多的表情,就是愤怒。她常常恐吓他:“我明天就把你拿去卖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大人吓唬不听话的小孩,说:“不听话会有小鬼把你抓走哦。”

    只是口头上吓唬吓唬罢了,真正的行动却一步也迈不出。

    他弯起嘴唇笑:“君姑娘,我可以少吃一碗饭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少吃一碗了,你以为跟了我?#22815;?#35753;?#24867;齠亲?#21527;,你怎么这么?#24120; ?#22905;突然?#30452;?#36339;如雷,瞪他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发笑。

    口是心非的女子,也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说来好笑,他竟然能够与她亲近。但她却厌恶他的触碰,她以为他在楼里是个千人骑的货色。如果没有那个恶心的病,或许,他的确会是这样的货色。

    如同君陌的逗小孩的吓唬,他却是经常性的引诱她,他眨着眼睛说:“君姑娘,月融可以服侍你。”

    她不为所动的瞪他一眼:“请你搞清楚,一直是我在?#38498;?#25289;撒的服侍你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她四处奔波,他知道她一边行医挣钱一边雇人做事,她让那些人去送药,使得本来?#20011;?#26080;病无灾的人重新发病,甚至,死亡。

    她用这样的计谋来对付名震天下的药庄离忧门。

    她曾亲眼看见一个刚才?#22815;?#36454;乱跳的人顷?#35752;?#24687;,那时她只是淡淡瞥了一眼,若无其事的转身离开,他跟在他身后,看见她挺直的脊?#24120;?#26377;些冷情。

    他差一点以为她杀人如麻,却在那天?#38599;恚?#39318;次看见她哭泣。

    她哭得抽噎,他想走过去给她一个拥抱,她却推开他,哽咽道:“你不要碰我。”

    在如此情况下,她还在意他曾经的事,他有些失落,他只好坐在她对面,给她倒了一杯冷茶镇静心神,他柔声?#21097;骸?#20570;噩梦了?”

    她用袖子摸了脸?#20384;?#30165;,灌了自己一杯茶,说:“我师傅肯定不认我这个女儿,为了一个离忧门,不惜害人?#24742;!?br />
    她喊她的父亲,时而是爹爹,时而是师傅。

    “可是啊,我?#20011;?#22238;不去了。死去的人已无法再复生,犯下的罪孽亦不能赎过。我执着于离忧门,那是我唯一的执着,若是因此放弃,”她泪眼朦胧的抬眼看向他,“若是我放弃,?#30171;?#34920;着我为救你一掷千金的行为同样引人发笑。”

    若是放弃,就相当于连同他都要一道放弃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可以贪心的以为,你是为了我而?#35805;?#25163;呢?”

    她在他怀中?#20102;?#26410;曾回答。

    漫天?#20146;由了福?#20182;抱着她,走过青草与露珠,陪同她,度过漫长的?#38599;懟?br />
    在都城时,她住在王府,而他守在她租下的店铺里。

    他不能去?#27492;?#22905;每天都出来,带着他行走都城每个角落,一走就是一整天,直到?#31456;?#40644;昏。他看过她?#24656;直?#24773;,生气的,哭泣的,狠毒的,冷漠的,但并没有深情的。

    即使是面对泓引,她也只是佯装笑得开心些罢了。

    未曾深情过,?#25105;?#35828;情深。

    她那些小伎俩,仅仅能糊弄如夏缈这样深情到盲目的人。

    “君姑娘,可有爱慕之人?”他问过她。

    “爱慕?”她冷漠的笑起来,“能卖钱花吗?”

    她活得太现实,她看重的,只有离忧门和银两。他的那些?#28010;?#30340;感情,她一点也不看重。

    在王府演那场颠鸾倒凤的戏码时,是这么久以来,他碰触她最多的时刻。他懂得哪些地方能迅速挑起?#35828;目?#26395;,可她说过,她?#28784;?#22768;音。

    又不是假戏真做。

    他发现,他变得贪婪。发现时早已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“月融,月融,别发呆了,快,她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是君陌败给泓引,自己终于建立起君氏药堂的第三年。君陌赚?#35828;?#38065;,要给月融找个媳妇儿。月融美人儿一脸不配合,坐在茶馆里全程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第一个来的是个大?#22812;?#31168;。

    ?#30636;璧共?#21917;茶的手势都是淑女的标准,就算是笑,也禀行笑不露齿的风范。月融坐得颇为慵懒,抬眼?#36843;说哪?#26679;也甚是傲人。但小姑娘好像挺?#19981;?#20182;这种类型的,说话言语之中充满向往爱慕之意。

    君陌在一旁瞧着,起初挺满意的,看久了之后却不满意了,这姑娘问的?#20365;?#36234;来越详细,甚至不在乎她的在场就?#21097;骸?#25105;与公子成?#23383;?#21518;,是否另有一套房子,与君?#32942;?#23064;分开住呢?”

    月融整整袖子,转眸似笑非笑的看向君陌,君陌回了一个笑,遂向对面的女子:“这个?#20365;?#21040;还是?#25105;?#30340;,我想姑娘应该更看重月融公子的闺阁之术。你可能并不清楚公子以前的职业,”顿了顿,她到是没有说明他以前做的工作,继续?#29992;斂幻?#36947;,“你嫁过去之后,一定会很满意的。如果你不信,月融公子可以先给你看看他的技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无耻!”大?#22812;?#31168;脸红成猴屁股,把茶杯?#35828;?#19968;放,跑了。

    后一个姑娘看起来更为秀气,从最初看了一眼月融就一直在脸红。月融到是动了兴致,语言轻佻风流,逗这姑娘逗?#27809;?#24555;。君陌在旁被忽视,脸色变幻不定,在月融说出那一句?#32942;?#23064;家住?#26410;Γ?#26376;融送姑娘回家如何?”时,打翻了茶杯,滚烫的?#20154;?#27922;了整张桌子,那姑娘惊呼一声,提着裙子站起来。

    ?#32942;?#23064;的腿没伤着吧,能自己回?#34915;穡?#36824;记得自己?#20197;?#21738;儿么??#26412;?#38476;阴沉的凝视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,道了一句:“能,能的。”匆?#19968;?#23478;了。

    月融慢条斯理的拿出帕子擦桌子,似是而非的?#34920;?#22905;一眼,不动声色的暗笑。

    后面的姑娘?#23492;?#20063;就是如此被君陌给吓走了,到最后姑娘们都跑光了也没找到一个中意的媳妇儿。

    月融转着杯子,道:“没姑娘了?”

    伤?#36234;?#22320;皱着眉:“那可怎么办,这些姑娘回去肯定说我怎么怎么样,城里的姑娘都不会再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这不是还有一个姑娘吗。?#26412;?#38476;说完,面色不改坐到月融对面,嘴唇一弯,娴淑自得道,“小女子君陌,幼年亡母,早年丧父,今有一君氏药堂悬壶济世为?#24551;?#29359;下的罪孽赎过。敢?#20351;有?#29978;名何?”

    月融亦是眉眼弯弯,笑容艳丽:“我叫月融,多年前经由一女子救出苦海,至此便下定决心,陪伴左右,不离不弃。”

    她微愣住,笑容僵硬下来,再抬眼看去,面前的男子有着一双琉璃般透彻好看的眼睛,当年她初见他时,这双眼睛纵是美丽,?#27425;?#22914;今半分神采。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竟成了他眼中的光?#21834;?br />
    她却一直未曾发觉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番外什么的,写一写还是可以的。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