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若你爱我如初/半生熟 > 正文 第44章

正文 第44章

作品:若你爱我如初/半生熟 作者:沐清雨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高脚杯放下时,两人之间呈现一阵与酒吧喧嚣氛围极不相符的、不合谐的沉寂。

    就在贺熹以为他准备拒绝时,陈彪颇有意味地一笑,话里有话地说:“米小姐的心意,我了解了。”随之他伸出手端起了酒杯,喝了。

    你了解?tm我不了解!贺熹暗自想着,接下来采取yù擒?#39318;?#30340;方法:“那就不打扰陈哥了,下次见。”言罢,她颔首示意,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陈彪的挽留意料之中,贺熹转身时听到他语调低沉地吐出两个字:?#26263;?#31561;!”

    贺熹停步,转身,眼神是一个不得其解的问号,似乎在说,还有什么事?

    陈彪以一种平淡的,却又高高在上的目光打量着贺熹,然后神色如常地邀约道:“不知米小姐是否愿意赏脸陪陈某坐坐。”

    ?#32610;?#26679;啊。”任务中的米佧不是不懂世事的小女孩,自然是该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于是,贺熹dòng穿一切似的一笑,在略显犹豫后欣然应下:“只要陈哥不觉得被打扰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彪沉默不语,只是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陈彪的笑?#26032;?#31070;秘的味道。莫名地,贺熹觉得他具有神经质或人格裂变的倾向。

    收敛了qíng绪,她神色如常地说:“那陈哥稍等一下,我和朋友打个招呼。”在陈彪点头后,她款款向米佧而去。

    米佧原本是迷茫的,在被贺熹拦下的那一刻。可现在已经反应过来,贺熹是在以她的身份执行任务。担心之qíng覆盖了内心的好奇之意,她以目光牢牢锁定了贺熹。终于等到她走过来,她急急拉住了贺熹的手,竭力保?#32456;?#23450;地询问:“我是不是该给?#35010;?#22992;夫打电话啊?”

    ?#32610;?#26159;其一。”贺熹背对着陈彪,拍拍米佧的手?#24120;?#22905;条理清晰地jiāo代:“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,不要急着行动,给我点时间或许能钓到大鱼。另外,等会我离开你必须马上走,让你朋友送你回家,不要落单。还有,近期不要出门,尤其是天池,更不要踏足。”

    贺熹的神qíng平静如水,可出口的话听在米佧耳里却足以激起千层làng。而她本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,加之知晓贺熹的职?#25285;?#24573;然?#31185;?#23475;怕的qíng绪,她急切地确认:“你不会有事的吧,好像很危险的样子,要不然我?#21462;?br />
    贺熹的心因她担忧惊惧的眼神暖融融的,像姐姐一样轻拍了下她的小脑袋,她安慰道:“放心,只要你没事我就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米佧抿唇。

    不宜久留,贺熹离开前似老朋友般热络地和米佧身旁坐的朋友打了个招呼,当然她其实是做给陈彪看的,实际上面上带笑的她是以命令的口吻?#24895;?#31859;佧:“记住,我离开你们马上走。”身为警察,她接下来要做的事qíng是义不容辞的,但不能让无辜的米佧有丝毫危险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旁观者,米佧的心跳却在贺熹离开的瞬间不受控制地加快了。在好友探究的目光中,她qiáng自稳了稳qíng绪,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出?#35828;?#31361;发状况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相比米佧的略知一二,颜玳是蒙的。事发突然,不?#20154;?#20570;出反应,贺熹已经随陈彪往包厢去了,而此时相熟的沈明悉?#32622;?#22312;吧台,她忽然六神无主了。

    完全忘了贺熹的jiāo代,更没想到拦住埋单走?#35828;?#31859;佧问问qíng况,颜玳?#32622;?#33050;乱地掏手机打电话。萧熠那边才喂了一声,qíng急之下她不自觉就拔高了音量:“你到哪啦?赶紧回来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萧熠皱眉,手上打着方向盘,冷凝着声音询问:“怎么回事,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能说清楚我就不找你了。”深怕他动作慢,颜玳补充说:“是贺熹的事,她和一个我不认识的男人走了!”

    将油门踩到底,萧熠抓住重点问:?#30333;?#21435;哪了?”

    四处张望着搜索沈明悉的身影,颜玳急吼吼地说:“现在还在天池,等会去哪我就不知道了。就这样了,你快点回来。”话音未落,她跳下椅子朝现身的沈明悉跑过去。

    被拽住衣袖的沈明悉一愣,下意识扶住颜玳撞过来的身体,他以略带调侃的语气问:“怎么了这是,喝醉了?”

    探头看向他身后的走廓,颜玳没好气:“你才醉了呢!我从没像现在这么清醒过。看见贺熹了吗,应该是往包厢去了,和一个?#23567;?br />
    颜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脸平静的沈明悉打断了,他以一种无波无澜的语气说:“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报警?如此?#29616;兀?#39068;玳挠了挠脸颊,大脑有片刻的短路。

    见她呆呆地不说话,沈明悉颇?#24515;?#24515;地解?#20572;骸?#21644;贺小姐在一起的男人?#35856;?#24426;,警方要抓的人,现在人在豪华包厢呢。”

    颜玳清明过来:“可贺熹在里面,会不会有危险?”

    沈明悉有一瞬的迟疑,“贺小姐应该保护得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颜玳表示不赞同:“你倒是对她有信心。”忽然想到什么,她推他:“在哪间包厢呢,你带我过去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沈明悉轻笑,“你?不添乱就是对她最大的保护了。”他可没忘上?#25105;?#19981;是她胆小被特警吓到,贺熹也不会和同?#35856;?#31361;起来。

    颜玳瞪眼:“什么话?有个照应好歹比孤军作战好吧?#21487;?#24223;话,快点。万一她有什么事,萧熠第一个不饶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萧熠有过jiāo代,陈彪再出现在天池的话就送他一程,所以先前在监控里看到他的时候,沈明悉就报警了。当然,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?#24120;?#20182;是以备用的手机号打的报警电话。与此同时,他隐讳地jiāo代了服务生注意包厢的qíng况。也就是说,他都安排好了,只差给萧熠拨一通电话过去。不是没来得及打,也不是忘了,而是萧熠的手机提示----正在通话。

    毕竟是天池的地盘,沈明悉是有几?#32844;?#25569;的。即便陈彪脱离了众?#35828;?#35270;线,也躲不开隐藏在暗处的监控,他判定短时间内贺熹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事实是,这一晚,贺熹确实是平安的。

    然而,事qíng的发展也是令人始料未及的。

    陈彪似是有所警觉,在警察赶到之前以上洗手间为名摆脱了贺熹,神出鬼没地消失在了天池。

    沈明悉的报警电话很快转到特警队,然后任务落在了就近的老虎身上。只不过,他去方便了一下,就错过时机。等到他端枪冲进来的时候,包厢里已经不见了陈彪的踪影,惟有冷着脸的贺熹和神qíng漠然的萧熠。

    忽然间,有种扑朔迷离的错觉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贺熹在想。

    特警队的人很快到了,打破了一?#24050;?#25233;的沉静。

    贺熹把来龙去脉仔细地复述了一遍,确认没?#26032;?#19979;任何细节,才把陈彪离开后,酒杯下不知何人何时压着的一张小小的字条拿出来。上面只有两个字:“明天”后面是鬼画符一样随意而写的数字“12”。

    包括?#35010;?#22312;内的所有人,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参透这是什么意思。他们甚至不能确定,字条究竟是不是陈彪留下来的。但是无论字条是否与他有关,古励都已经开始布置警力,全城戒备,让陈彪cha翅难逃。

    这一夜,贺熹翻来覆去睡不着。她有不好的预感,明天有人会出事。

    谁呢?

    闭着眼睛想到天明。然后,躺在g上的贺熹腾地坐起来,冲出家门直?#38469;?#22312;楼下的老虎的车。

    老虎也是一夜?#27492;?#35265;贺熹急跑过来,他下意识打开了?#22868;?#39542;座的?#24471;牛?#20986;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贺熹跳上?#25285;?#20960;乎是命令着说:“中山大道66号,快!”

    意识到事态的?#29616;豿ing,老虎不再多问,他迅速启动了车子。之后听到贺熹在电话里对?#35010;?#35828;:“?#26412;鄭?#25105;想明白了,陈彪是在向我们挑衅。如果我猜得没错,他是告诉我们,今天,他要对米佧下手!”

    没错,中山大道66号,正是娃娃脸米佧真正的居所。

    半生熟45

    贺熹说完,?#35010;一?#28982;大悟,他条件反she地说:“让老虎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贺熹的反应几乎是本能地。闻言,她的左手利落地探向老虎腰间,动作迅速得?#20154;?#21453;应过来时配枪已经落在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老虎讶然,扶着方向盘的?#32622;?#22320;一滑,警车不受控制地划了个s形。如果不是街道上没几辆?#25285;琿íng况相当危险。

    清瞳内闪动着歉意和坚决,贺熹说:“对不起虎哥,我必须去。”如果说她bào露了,那么米佧的危险就源自于她,贺熹?#35805;?#27861;袖手旁观,哪怕事后会受处分。

    老虎默了一瞬,然后将油门踩到底,直奔中山大道。算是原谅了她下他枪的“冒犯”。

    那?#35828;哪裂?#21548;到了,清楚已阻止不了,他以警告的口吻说:“贺熹你给记住,出半点状况我立马开除你!”以最快的速?#20154;?#32771;,他简明扼要地布置:“你距离中山大道更近,和老虎先过去,我们的人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贺熹脆声应下,接话结束时她把手机关了。她需要冷静地、集中jīng神应?#36234;?#19979;来的事qíng,不能被gān扰。

    再说公安局那边,?#35010;?#25910;了线立即联?#20498;?#21169;和卓尧,短短几?#31181;?#26102;间他们就分头行动,带人赶往米鱼和米佧两姐妹家里。在此期间,米鱼和米佧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,包括米鱼老公谭子越的电话也始终打不通。

    很快地,贺熹来到中山大道66号。

    清晨的雾霭中,别墅?#21512;?#24471;异常宁静。

    再看保安室,门窗大开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出事了!这样的?#29616;?#20351;得贺熹和老虎的神经瞬间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仅有的一把配枪在贺熹手里,老虎抄起掉在门边的电警棍。将车驶向十六栋,并停靠在利于离去的地方。两人下来,一左一右站在了?#20934;?#38376;口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按门铃。

    凝思了小片刻,老虎一歪头。贺熹会意,转而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向落地?#30333;?#21435;。

    ?#30333;?#26159;半开的着,贺熹和老虎悄无声息地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客厅里有种压抑的安静,针落有声。

    贺熹进入战斗状态,神色严肃,目光犀利,与老虎相互掩护着向二楼而去。

    楼梯?#20063;?#21351;室的房门敞开着,身穿棉布碎花睡衣的米佧?#35805;?#22312;椅子上。看见贺熹的瞬间,黑亮的眼眸里顿时?#31185;?#27882;光,失去自由且无法开口的女孩拼命摇头。

    这样的qíng节并不陌生,电?#26263;?#35270;里时常出现的?#20302;貳?#28982;而当你亲身经历,尤其是触到人?#31034;?#24807;的眼神,那?#20013;?#30140;是无法言喻的,尤其米佧又是那种柔弱得会让人升起保护yù的小女人,贺熹的心顿时如针刺般猛地颤了一下。不惜一?#20889;?#20215;,保证米佧的人身安全。是她此时惟一的心qíng。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