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尘世羁 > 正文 第19章

正文 第19章

作品:尘世羁 作者:焦糖冬瓜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谁知道贺小梅的眼泪落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程铁衣?#32622;?#33050;乱,正要向萧谣求救,谁知道萧谣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贺姑娘,你可别再流泪了……”

    过没多久,萧谣忽然再度出现,手中拿着两个糖人。一个是身着红衣的姑娘,另一个则是白衣公子,不用想这就是萧谣请人照着贺小梅还?#24515;?#23481;听风的样子捏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贺姑娘,你再哭的话,糖人都被你哭掉了。到时候不小心遇见你们家的公子,看见你哭的像个大花猫,他还不得给吓跑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贺小梅看着那两个糖人,哽咽了一下,有几分破涕为笑的趋势。

    萧谣赶紧加把劲儿:“我和程大哥陪你好好玩玩,咱们去吃好吃的,把那些晦气事情都忘了好不好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贺小梅攥着糖人,彻底笑了。一旁的程铁衣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?#30333;?#21543;走吧!有程大哥掏腰包,咱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行!行!只要两位贵人高兴,?#39029;?#38081;衣就是倾家荡产也无所谓!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三个开开心心玩了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还是程铁衣做东,请了他们喝酒游河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乞巧节的头一晚,已经有不少?#24515;?#22899;女在河边放花灯了。

    坐在船上,吹着沁凉的夜风,萧谣只觉得自己身处银河之?#23567;?#26376;上柳梢头,岸边的女子纤腰盈盈,走过那桥?#28982;?#26635;,真是一幅朦胧隐约的水墨画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萧谣摇了摇脑袋,执着酒杯,“我想吟诗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程铁衣一副很?#34892;?#36259;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程铁衣一口酒喷了出来,呛到昏天暗地。

    贺小梅也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百年功名尘与土,谁人共饮三百杯。”轻扬的嗓音敲击着听者的心扉,在那一瞬间,风中都浸满醉意。

    萧谣顺着那声音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艘乌蓬小船自身后缓缓行来,船头卧着一位公子,白色的衣衫仿佛要与月色融为一体。他眉目俊朗,双眼微醉,迷蒙之中又有几分狂狷。

    初见洛西林,感觉此人以颇为俊美。但是在这白衣公子面前,却失了颜色。

    萧谣却仿佛被钉在那里,一动不得动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多年……他似乎都没怎么变过?

    “呀!二公子!”贺小梅的叫?#21543;?#23558;萧谣从思绪中惊醒。

    程铁衣也紧跟着望过去,“果然是慕容公子!”

    贺小梅不管三七二十一,一跃而出,跳上了那条乌篷船。

    船身震了一下,半梦半醒之间的慕容听风换了一个侧卧的姿势,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红衣少女。

    “小梅……你怎么来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贺小梅嘴巴一瘪,一脸委屈:?#23736;?#20844;子那ri你为何见了小梅就跑啊!小梅又不会妨碍你饮酒作乐,也不会因为你和其他姑娘喝酒而至气!小梅为了寻找公子,还差一点被镜水教的左护法给轻薄了!”

    慕容听风唇上的笑意点点,微醉的嗓音调侃道:“那镜水教的左护法遇上了你,也真正算是?#22993;埂!?br />
    这样一句戏言,却引得萧谣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此时?#29992;?#20043;上寂静无比,萧谣那声笑显得空灵悠远。

    眼帘微垂的慕容听风在那一刻肩膀微颤,心脏仿佛落了一?#27169;?#32531;缓坐了起来,看向萧谣:“这位小兄弟不知如何称呼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哎呀,我都忘记向二公子介绍了!就是这位公子从洛西林的手上救出了我!我贺小梅这辈子除了二公子你,?#22993;?#35265;过有谁的轻功这么好呢!”贺小梅对萧谣颇有好感,所以她很希望慕容听风也能?#19981;?#33831;谣。

    程铁衣正欲介绍萧谣,却不料萧谣忽然一跃而起,身形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曲线,衣阙翻起,仿佛要撞开谁的视线。

    慕容听风就似被困住一般,动弹不得,直到萧谣并拢的两指点向他的面门,他才幡然醒来,同样以指为剑挡开了萧谣。

    “诶?你们俩怎么打起来了!”贺小梅惊讶道。

    萧谣只是抿嘴一笑,眉眼间英气逼人,又是一招而去,脚下步法灵活多变,慕容听风眉梢一挑,似是来了兴?#25314;?#20877;度挡开萧谣,前?#24418;?#25955;,后招已至,差一点点中萧谣的肩膀。两人均是轻功高手,在这乌篷船上较起劲来。

    萧谣也不知为?#20301;?#31361;然玩心大起。也许是想起了殷无羁曾经说过,同样一套剑法,萧谣未必赢得过慕容听风。而此刻她正是以束水剑法来对付慕容听风千钧剑诀。转眼之间,七八招已过,萧谣仿佛招招克住慕容听风,而慕容听风又往往能跳出萧谣的剑招,两人过招?#27492;?#24778;险,却又步步精妙,一旁看着的程铁衣竟然连眼睛都不敢眨。

    他们?#27492;?#27604;的是手上的功夫,程铁衣却注意到那乌篷船却连晃动都没有,这两人真是何等轻功修为?

    两人在乌篷船上你来我往,白色的衣衫与浅青色的衣摆在风中起舞,别有一番美?#23567;?br />
    萧谣心中有点生气,自己是百分百的认真,而慕容听风却有几分相让的味道。结果萧谣弃了剑法,直接使出了?#21697;ā?#19968;?#23567;?#32763;云弄月”令人大开眼界,差一点击中慕容听风的下巴,却不想对方化剑法为?#21697;ǎ?#25377;住了攻势,转而一掌竟然模仿了萧谣的“翻云弄月”,萧谣心脏一提,一记倾瀑飞冲侧身拍向慕容听风的腰际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慕容听风却完全放弃了?#26391;兀?#20219;由萧谣击中自己。

    贺小梅大叫了起来:“不要!你们别打了!”

    倒是程铁衣冷静地一把抓住了她:“你担心什么?他们比的只有招式没?#24515;?#21147;,谁也伤不到谁!”

    就在萧谣触上慕容听风那一刻,不想对方的胳膊一把搂住了她,将她?#26041;?#33258;己的怀中,慕容听风的下巴正好抵上萧谣的头顶。

    心脏一阵颤动,萧谣连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河水?#36291;?#20498;映着月光,也为这两?#35828;?#36523;影勾勒出神秘的美?#23567;?br />
    而程铁衣与贺小梅也愣住了,现在是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萧谣?#20174;?#36807;来,试图推开对?#21073;?#27809;想到慕容听风的胳膊却勒的更加用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头发里,还有金银花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那么淡淡的一句话,似乎在慕容听风的心中萦绕了许久,从口中吟出时,带着些许惆怅和不舍。

    萧谣吸了一口气,沉下嗓音问:?#23736;?#20844;子知道我是谁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想忘都忘不掉。”

    萧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“我打赌你根本就不会觉得我这张脸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不知道你的长相,所以对于其他的东西就记得更清楚。你的声音还?#24515;?#30340;味道。”慕容听风的声音,有一种醉?#35828;?#39118;度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萧谣的鼻子霎时酸楚了起来。她还记得自己伤重之时,这个人是如何守在自己身边片刻不离。他为自己耗费了那么多的真气却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程铁衣出声问道:“两位可是相识?#20426;?br />
    贺小梅也?#20174;?#20102;过来:?#23736;?#20844;子!你这样对待萧谣是不是有些失礼啊?#20426;?br />
    慕容听风朗声笑了起来:“我和萧谣可是旧识,同一间?#22836;?#37324;沐浴的好朋友!”

    程铁衣打开折扇摇了摇脑袋:“原来二公子与萧谣贤弟早就交好,枉费我和贺姑娘担心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程兄,我就将小梅交给你了,请你替我好好照顾她。”慕容听风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程大哥照顾我啊!”贺小梅一听就知道慕容听风怕又是要扔下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今日慕容听风难得遇上旧友,必然不醉不归!”话音?#31456;洌?#20182;便一把捞起萧谣,在乌篷船顶端一个借力,踏月而去。

    ?#23736;?#20844;子!二公子!”贺小梅大叫了起来,满脸懊恼。她才刚见到自家的公子,这会儿又要不见了!

    程铁衣赶紧上前安慰道:“贺姑娘你无需担心,你可以在我青?#26725;?#20303;下,我会派人打听慕容公子的落脚处,如果打探到了,必然送贺姑娘与慕容公子相会。”

    贺小梅虽然心中难过,但是程铁衣这么一说,也觉得?#20154;?#33258;己漫无目的地寻找慕容听风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此刻萧谣只觉得宛若梦中,两人掠过那月色粼粼的河水,落在岸边,刚才的宁静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慕容听风!你想带我去哪里?#20426;?#33831;谣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萧谣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叫我‘慕容疯子’。”慕容听风唇上温润的笑容似乎要将?#35828;?#35270;线狠狠抓住。

    “哈?你怎么知道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23醉饮三百杯

    ?#26263;?#24180;你重伤昏迷的时候,迷迷糊糊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到现在都还记得?#20426;?#33831;谣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。”慕容听风扣着萧谣的手腕,带着她走入人流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萧谣的心绪就似被人捧在手中一般,那一刻无从思考,只是任由对方牵着自己,直到一个孩子跑过她的身边,撞了她一下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嘿!二公子!话可不能乱说,万一被我误会了怎么办?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慕容听风回过头来,?#20184;?#19968;笑:“到只有我们两个?#35828;?#22320;方去。”

    慕容听风买了两?#23576;疲?#20184;钱的时候还好笑地问:“你现在会喝酒了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嘿!你什么意思啊!什么叫我不会喝酒?#20426;?#33831;谣一双眼睛瞪起来,映出慕容听风的身?#21834;?br />
    “你跟着殷无羁,似乎学了不少东西。要不要和我比一比轻功?#20426;?#24917;容听风身体前倾,双眼与萧谣平视,带着几分挑衅逗弄的意味,“你的身后就是整个沐云镇最高的古塔,名唤‘触云塔’,我们就?#20154;?#20808;到达触云塔的塔顶可好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好啊!谁怕谁!”?#36824;?#33258;己太懒,剑法上输了慕容听风一筹,但是她不信自己被殷无羁都称赞的轻功会输给慕容听风。

    “那就走!”话音?#31456;洌?#24917;容听风将手中的两?#23576;?#25172;向空?#23567;?#20004;人同时驰向夜空,一人抓住一?#23576;疲?#39134;奔了起来。

    萧谣步法轻奇而慕容听风也潇洒不羁。

    夜市的人群不由得抬头望向半空中疾驰而去的两道身姿。

    那古塔果然高绝,塔顶隐秘在夜色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萧谣费了十足的内力辅助,终于以微弱的优势赢过了慕容听风,坐在塔顶上抱着那壶?#30772;?#21912;吁吁。

    不想慕容听风只是静静坐在她的身边,平复下呼吸之后轻声道:“你看坐在这里,是否有一种将天下尽收眼?#23383;?#24863;?#20426;?br />
    萧谣放眼望去,视野如此?#34923;?#36523;下是沐云镇结满彩灯人流涌动的街道。河水蜿蜒环绕着城镇,水面上那一轮圆月如同一颗宝石如此醒目。而远处的山峦,在夜幕之下隐约起伏,仿若暗?#34180;?br />
    深深吸了一口气,萧谣张开双臂伸了一个懒腰道:“嗯……真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听风打开了一?#23576;疲?#39278;下一口,“你的伤……好了吗?#20426;?/div>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