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其他类型 > 尘世羁 > 正文 第8章

正文 第8章

作品:尘世羁 作者:焦糖冬瓜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他们退了房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这也是萧谣第一次乘坐马车,一切也很新奇。她侧坐着,掀开马车的车帘,看着窗外的集?#23567;?#21508;种小摊小贩,热闹非凡。喜悦过后又是一种哀伤,如果娘亲还在,还有叶逸,他们一家三口一起逛集市该有多好。她不会再为两颗卤蛋而计较了,她有什么都会分给叶逸,那样子娘亲不用生气,叶逸也好好的不会朝自己翻白眼,他们一家快快乐乐……

    慕容听风虽然看不见,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萧谣那?#19978;?#36716;悲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萧谣,你知道想念的有三种境界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9想念

    “哪三种?#20426;?#33831;谣没回头,仍然趴在窗边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,是心中所想,口中所念。回忆往昔,?#20999;?#36893;去的,再也无法挽回的,你想要却不可再得。你无时无刻不在想念,于是你的眼睛,你的心都在疼痛。这是让?#20999;?#32654;好的回忆来折磨自己。”慕容听风声音悠扬,似乎一切对于他而言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哦,那第二种是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第二种吗?心中所想,无处所念。”

    “无处所念?那就是不念了?这样也能算是想念吗?#20426;?#33831;谣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永远不会消失的。把?#20999;?#22833;去的放在心底,不需要用眼睛去看过去的幻象,也无需将它放在嘴上念念不已,只需要珍藏起来。那就是你的,谁也拿不走。这个时候,你的想念不再是令你伤心,反而会令你开怀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已经有些难了……那么想念的第三种境界是什么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慕容听风轻轻叹了一口气,“无念而念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就是当你站在一片天空之下,不经意想起一些什么,仰望时却只叹岁月静好,云淡风轻。”

    “?#24187;?#30333;。”萧谣摇了摇头,慕容听风?#39029;?#19968;些小二准备好的点心,递给萧谣。

    “?#24187;?#30333;?#36864;?#20102;,因为我也不算真的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到下一个镇上,已经是傍晚,夜间不宜?#19979;罰?#20182;们又投宿在客栈里。到了第二天,慕容听风又雇了车前往临近城镇。

    当他们到达一处名为祥麟镇的时候,正值午饭时刻,两人都有些饿了,便上了一处酒楼。这个镇子算是他们所经过的最繁华的城镇了。酒楼小二见他们从马车上下来,立马笑脸相迎,将他们请上了楼上的雅座。

    从那个座位可以看向酒楼下面,?#20999;?#23567;商小贩,衣着普通或者体面的行人,吵嚷的孩子们,甚至还?#26032;?#33402;的流浪者。

    萧谣撑着脑袋望着外面,她从来没有发觉外面的世界竟然如此繁华宽广,也许如果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小村庄,也就不会有更多的念想,闭塞却又简单的过完一生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您想吃点什么?小店远近闻名,什么菜色都能做的出来。”小二稍稍看出来慕容听风的眼睛似乎有些问题,但是他是不会和钱过不去的,光看这公子的穿着,品味非凡。就连他的小厮,身上穿的样式和质料都不是便宜货。

    “萧谣,你想吃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什么都吃啊。”萧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马车跑了一上午,?#20146;永?#30340;酸水都快颠出来,她实在没什?#27425;?#21475;。

    慕容听风笑了笑:“小二,先上一盘梅?#21448;?#33457;生,给我们开开胃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还要什么?小店的香葱溜虾球可是道名菜。”

    “?#20146;?#28982;要?#20384;?#35753;我们尝一尝,另外再来个翡翠三丝,金玉满堂。尽量清淡一点,我们赶了半天的路,身体有些疲倦不想再吃的过于油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!小的明白!”小二赶紧下楼张罗去了。

    一位穿着鹅黄色浅衫的女子走过酒楼下方,她身姿曼妙,身后跟着几个身着紫衣的少女,手中提着香炉一般的东西,淡淡的清香缭绕而起,令人心境舒畅。当那黄衫女子缓缓抬起头来,萧谣看到了一张姣好的容颜,带着成熟的韵味却又清新可人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啊!”萧谣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一旁的慕容听风摸了摸?#20146;櫻?#38706;出几分苦恼的表情,“唉,萧谣,我们要有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#20426;?#33831;谣愣了愣,看见那黄衫女子带着她的侍从们走了?#20384;矗?#24215;小二还是鲜少见到这么多妙龄女子,不禁心下荡漾,愣在原处。

    慕容听风没有多余的反应,只是敲了敲桌面唤回萧谣的注意力,“我们下午还要?#19979;罰?#20320;尽量多吃一点。”

    那黄衫女子本来坐在萧谣他们的邻桌,听见了慕容听风说的话,站起来缓缓行到了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慕容家的二公子还是像从前一样,只要对方是女子,无论年龄大小,你都温柔以待。真是不知道这样的温柔是有情还是无意?#20426;?br />
    萧谣抬头望向那女子,见她倾下身来,靠向慕容听风,那模样实在有几分说不出的?#29992;粒?#33831;谣自然是没见过这种场面,暗自咽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素手温香,温流馨温阁主。”慕容听风微微颔首,温文有礼。

    “慕容公子?#25512;?#20102;,您一声温阁主听起来像是对我有礼有度,但却更像是要拒人千里之外。”温流馨一边说,?#31181;?#36731;轻晃过慕容听风的眼前,却不想他在那瞬间便侧过头去,“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作东西,竟然伤了慕容二公子的眼睛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有劳温阁主挂心,听风的眼睛是糟了暗算,不过已无大碍。待那药性散去,听风的眼睛自然能?#25351;礎!?br />
    萧谣吃了一口虾,便不再动筷子了。

    慕容听风听见?#36276;?#23376;的声音,不由得问道:“怎么了?你可最喜欢?#36828;?#35199;了,?#36864;?#32963;口再不好也不止吃这么点。”

    萧谣看了温流馨一眼,她只觉得心中怪异,温流馨与慕容听风说了这许?#27809;埃?#21364;一直在绕弯弯,“我总觉得这位温阁主……好像有什么话要对你说,是不是我在这里坐着你们不方便说?#20426;?br />
    慕容听风?#31181;?#36731;轻在桌面上敲了两下,拿出一些零碎银子伸到萧谣面前:“你去集市上玩一玩,尝尝小吃什么的,也许比这酒楼的菜肴更具风味。”

    萧谣摇了摇头,“我身上还有银两。”

    说完,萧谣离开座椅,下楼时又忍不住再看了慕容听风一眼,他的唇上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意。而温流馨则移步坐在了他的?#24742;媯?#29577;手纤纤为他斟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不如去我的流香阁好好养伤,也好过一路颠簸前往南阳。”温流馨伸手触上慕容听风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?#24515;?#23481;山庄之名,听风只怕在江湖上不过一无名之辈,实在无需温阁主太过关注。”

    温流馨笑出了声,“像二公子这样的少年?#36276;。?#24180;纪轻轻,已经?#30097;?#19968;流高?#31181;?#21015;,假以时日,只怕是二公子不再将我流香阁放在眼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温阁主请听风做客,听风岂有拒绝之理。只怕温阁主还有其他的事情没有说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温流馨的笑意隐去,端倪着慕容听风的表情,沉下嗓音道:“小女子听闻,慕容山庄的老庄主早已不问江湖事,喜好云游四方,鲜少回到慕容山庄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,祖父如今潇洒恣意,他所过的生活也是听风想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流馨还听说,老庄主一日在落星河上游船偶遇二公子,将千钧剑诀的最后十?#20889;?#25480;给了二公子。江湖上三大宝典,药王谷的《藏世药典》,清尘筑的《束水心经》还?#24515;?#23481;山庄的?#32922;?#38055;剑诀》。如果有幸一睹,必将终身受益。?#28909;?#20108;公子已然得了?#32922;?#38055;剑诀》的最后十招,不知可否让流馨见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温阁主,世人盛传《藏世药典》里的一套行针走穴之法不止能够起死回生,还能令人内功修为大增,于是不少武林中人欲窥探之,这才引来了两年前药王谷的灭门之祸。如今叶氏后人下落?#24187;?#20982;多吉少,只怕这药典就要失传了。再说那《束水心经》本是镜水教历代教主流传下来之物,无奈该?#31958;叭谓?#20027;萧紫风野心勃勃,试图将心经修炼至最高境界,却不料走火入魔心性大变,在武?#31181;写?#24320;杀戒,最后不得已一叶禅师与慕容山庄出手,配合武林各大门派才将他擒住,如今他已经失了神智终日不吃不喝,即使是药王谷的叶氏夫妇也无法令他有所好转,而萧紫风的妹妹不得不带着束水心经远离江湖,避世于清尘筑,如今也在无人找到那清尘筑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二公子说这许多不知道是何用意?#20426;?#28201;流馨托起下巴笑问。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说,这武林三大宝典,并不是什么吉祥之物,听风那日在落星河上确实偶遇祖父,但是祖父也只是对听风的剑法点拨一二,并未涉?#21834;肚?#38055;剑诀》的最后十?#23567;!?br />
    “我怎么看不出这?#32922;?#38055;剑诀》有什么不祥之处,你们慕容山庄在武?#31181;?#20013;如日中天,慕容庄主膝下的两个儿子如今也是人中龙凤。二公子太过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可不是本公子过谦。温阁主的到来不正应验了这?#32922;?#38055;剑诀》的不祥吗?温阁主前来其实并非为了见识一下剑诀的最后十招,而是受人之托来要听风的?#24742;?#26368;根本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江湖风传听风习得了那最后十?#26032;穡?#22914;今人人都想要我的命,这?#32922;?#38055;剑诀》难道还不算不祥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温流馨?#31181;?#25569;紧,含笑的表情缓缓扭曲了起来,她手掌朝上,身旁的侍女们则握紧了手中的香炉提杆,“二公子过虑了!”

    10千钧剑诀

    “过虑”二字被咬的极重,霎时之间,香炉齐齐落地,烟雾乍起。

    温流馨一掌袭向慕容听风的面门,而对方则沉稳地向后一仰,不想那温流馨的袖中竟然藏有暗器,十几只银针射出,慕容听风早?#30171;?#33136;间拔出软剑,剑身一抖,婉转之下将那十几只银针一一挡下。紧接着他一个翻身,轻姿飒爽立于桌边,手中一掌正好将?#20146;?#23376;震裂,还好温流馨躲的快,否则早已被那?#21697;?#20987;中必然吐血当场。

    身边紫衣侍女手中的提杆伸出剑刃来,寒光凛凛,杀意四伏。

    慕容听风指尖在剑上一弹,眉宇间毫无紧张之色,“尔等都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八名紫衣侍女齐齐冲了上去,她们配合有度,攻守得宜,若是武林中的普通高手,只怕挡得了二三十招却过不了百?#23567;?#20294;是慕容听风却并非一般高手,他的剑术精湛,起承转合之间气度非凡,温流馨第一次见到?#35828;?#21073;法,但是她却又深深明白真正厉害的并非这套剑法,而是使剑之人。

    “他的眼睛……真的看不见么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以为是天衣无缝的配合,却偏偏被慕容听风不断?#39029;銎普饋?#20108;十二招不到,她的八名侍女已经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她已经得罪了慕容听风,此刻?#36864;?#24895;意收手也晚了。

    温流馨一跃而出,?#21697;?#19982;指法并用,慕容听风手中软剑令人防不胜防,温流馨以为自己点住了他的剑身,却不料剑尖袭向自己的肩膀,只觉得每一刻都?#32043;?#19975;分。
内蒙古快3和值走势图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

<cite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cite>
<var id="n9hrr"><dl id="n9hrr"></dl></var>
<cite id="n9hrr"><span id="n9hrr">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</span></cite>
<thead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thead>
<var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progress id="n9hrr"></progress></ruby></var>
<noframes id="n9hrr"><del id="n9hrr"></del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ruby id="n9hrr"></ruby></listing>
<ins id="n9hrr"></ins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listing id="n9hrr"></listing>
<var id="n9hrr"><i id="n9hrr"></i></var>